3D中文网 > 玄幻小说 > 惊天仙途 > 第1576章 玉鼎宫的秘密
拓拔允和拓拔惠,沉默地离开了玉鼎宫分殿,回到了下榻的客栈。

父女俩进了客房,禁闭房门,释放了一个隔音禁止。

“阿爸,那小子看起来就是个不懂事的小孩子呀,巫师爷爷会不会弄错了?”拓拔惠不解的问道。

拓拔允沉思了一会,回了一句:“那只是部族的传统罢了,如果你不相信,就别当真好了。”

“可是,巫师爷爷的预言,大部分都应验了啊:连那个擂台什么样,裁判官长什么样,都和预测里的一模一样啊!”拓拔惠说道。

拓拔允还是什么话也没说,只是拿起桌子上的茶壶,给自己倒了一杯水。

拓拔惠继续说道:“而且啸啸,鹰大和鹰啸,它们也跟我有同样的感觉,就是那个小子,让我感受到了百兽之王的气势。难道,他真的是我未来的丈夫?”

“那你自己对他有没有感觉?”拓拔允关心的问道。

拓拔惠直接回答道:“没有!”

“所以这就是你一直在纠结的地方?”拓拔允再次问道。

“是啊!阿爸,你说我该怎么办?”

拓拔惠心里确实很纠结啊,为什么部族里的巫师爷爷,会给自己的婚姻,如此的一个预测呢?

拓拔允再次开导女儿:“惠儿,中原人有一句话叫:人定胜天。我带你来大周国的目的,最主要是让你长长见识的。至于巫师的预言,或许是因为某些事情发生了变化,所以被改变了。”

“被改变?天命不是最大的吗,怎么可能被随便改变?”

拓拔惠并不理解父亲的意思。

金丹期修为的拓拔允,也不准备详细解释给女儿听,喝了一口茶,回答道:“阿爸我呢,虽然资质很普通,修为境界也只是一般般,但是在外面闯荡这两百多年,多少也领悟了一些事情。”

拓拔惠看了看父亲,关心的问道:“阿爸的意思是?”

“就像昨天我们看到的天仙大战一样,在我们头顶上的这片天,还不是最高的天啊!”拓拔允感慨的说道。

拓拔惠终于明白父亲的意思了:“阿爸,我知道了,天外有天。”

“明白就好啊,惠儿。既然来了长阳城,那就好好的玩个够吧,下次也不知道何年何月能再踏进中原咯,哈哈哈。”

“嗯,我就陪阿爸好好逛逛,然后买些礼物带回去给阿妈她们。”拓拔惠乖巧的回应道。

就象拓拔允猜测的那样,天外有天。

而在这方玉界,许多人,因为杨翦的到来,命运轨迹发生了偏转。

其中拓拔惠的感觉是最直观的:在部族的巫师长老给她的预测中,在这次的新秀弟子比武大会中,自己会遇到命中注定的那个男修士,俩人会两情相悦,然后带着他回到塞北。

可现在,杨翦的表现把许多的参赛选手都吓得直接弃权了,而拓拔惠自己也就只跟杨翦打了一场擂台,比赛就全部结束了,自然而然也没有遇到自己未来的丈夫。

更因为杨翦是天道眼中的异数,与杨翦有关联的人和事,也在慢慢的发生着改变。

……

天宫,

王母娘娘从来没有感觉自己会如此的愤怒,自己一个天衍神算修炼到极致的天仙,而且还是母仪天下的娘娘,居然还有未能掌控的地方。

兜率宫所在的浮空大陆,很大的一块陆地,这里是道门的总部所在,也是道门弟子眼里的圣地。

王母娘娘的九鸾凤辇缓缓降落到了一间偏殿门前,几位执事长老赶紧跑过来迎接。

王母娘娘只是简单的询问了执事长老几句话,得到执事长老肯定的回答之后,王母娘娘让侍女们留下,独自一人,走进了偏殿里。

这间偏殿,位置很偏僻,就连大殿上面都没有挂匾额,没有标明这是什么宫殿,不了解内情的人,都以为这里只是兜率宫的某座仓库而已。

这座偏殿,外表看上去确实象是仓库,巨大的大殿大厅里,除了四周墙角堆放着一些大箱子,大殿的柱子旁,站着十几尊玉石雕刻的天将雕像外,什么都没有。

“哼,躲得可真够隐蔽的。”

王母娘娘嘴里轻声咒骂了一下玉鼎真人,然后熟门熟路的走到偏殿的一角,踩进一个太极八卦的图案里。

只见王母娘娘对着脚下的太极八卦图,轻声念了一段法诀,然后输入了灵力,

“嗡”的一声,王母娘娘被传送走了。

玉泉山,金霞洞,

王母娘娘从传送阵里出来,就看见了眼前的一块石碑,上面刻着玉泉山字样,这里正是玉鼎真人的洞府。

“夜瑾,你这个混蛋,你给我出来!”王母娘娘直接对着金霞洞方向大骂一声。

王母娘娘这一声大骂,整个玉泉山都听到了。

山林里飞窜出几只护山灵兽,它们大吼一声,准备向不礼貌的闯入者示威,可是一靠近王母娘娘,就感应到了王母气息,马上就变成了乖宝宝,趴在地上,大气都不敢出一口。

几位兜率宫的弟子,也赶紧出来,想看看是谁来找麻烦了。

众人一见是王母娘娘,都赶紧恭敬的行礼:“参见娘娘,千岁千千岁!”

王母娘娘才不管这些,又大骂了一句:“夜瑾,你这混蛋,要躲到什么时候?”

很快,金霞洞里传出了玉鼎真人的声音:“小荫,有话进来再说吧。”

随着玉鼎真人的话,一起出现的,还有一道七彩的彩虹桥,落在了王母娘娘的脚下。

“哼!”王母娘娘冷哼一声,踏上了彩虹桥。

彩虹桥快速的带着王母娘娘向金霞洞深处移动而去。

金霞洞的外层摆设,和普通的仙人洞府一样,就是一个炼丹门派的洞府,毫不起眼,却有无数的兜率宫弟子,在忙碌着调配各种草药。

王母娘娘随着彩虹桥,深入到了金霞洞的内层空间,这里还能依稀遇到一些兜率宫弟子,但是他们的修为,最低的也是金仙后期修为了,九天玄仙级别的弟子,也有好多个。

只是在这金霞洞的内层空间,墙壁上是密密麻麻的防御阵法,空间里堆放着各种各样的仪器设备,许多地方还贴着告示牌:“危险!请勿触摸!”

王母娘娘对此见怪不怪,因为在御花园里,很多隐秘的空间,也是这样子的:安保措施非常严格,因为这里是重要的部门。

彩虹桥带着王母娘娘快速深入,终于,玉鼎真人的身影,在远处出现了。

只见玉鼎真人正在一个巨大的玉石石桌上,对着几个迷你法阵的阵基,正在调试。

“哼!”王母娘娘来到玉鼎真人身前,大声指责道:“你瞒得我好苦啊,你说吧,我听着呢。”

王母娘娘话里的意思是:夜瑾你做错事了,快点老实交代吧。

玉鼎真人抬头,看着眼前这个女娃娃,脸上微笑着说道:“问吧,你想知道什么?”

“你!”

王母娘娘看着玉鼎真人那眼神,就象是长辈在看小辈的样子,突然明白,按年纪,自己可比玉鼎真人小了太多了。

“好,那我问你,你在方玉界,到底隐藏了什么东西?”

“你明明知道答案,却还要问我,是不是想显摆你的王母娘娘身份呀?”玉鼎真人嬉皮笑脸的说道。

“你!”王母娘娘用手指指着玉鼎真人,却说不出话来。

玉鼎真人也知道不能再撩起王母娘娘的火气了,赶紧微笑着说道:“好了,你也别问了,我带你去看看吧。”

“看什么?”王母娘娘脸色依然是气呼呼的。

玉鼎真人把手里的工作停下,挥手打出法诀,清理了一下衣服,对王母娘娘做了一个礼貌的手势:“请吧,娘娘,看完了之后,你就明白了。”

王母娘娘对玉鼎真人的表示,也无可奈何,只是回应道:“前面带路吧,真人。”

“哈哈哈!”玉鼎真人大笑着,在前方带路了。

俩人走到一道巨大的铁门前面,玉鼎真人打出一道法诀,铁门轰隆隆的向两边打开。

“这是,上古玄铁做的?”王母娘娘指着那大铁门问道。

“远古玄铁,从天外天搬来的。”玉鼎真人回答道。

王母娘娘心里震惊了:里面到底藏着什么好东西,需要用远古玄铁来防御。

等到玄铁铁门彻底打开,王母娘娘终于感应到了铁门对面那些狂暴的能量气息,忍不住释放出了王母气息,来防护。

“呵呵呵,不用紧张的,里面的保护措施很完善的。”

玉鼎真人微笑着说道,率先走进了铁门里面。

远古玄铁制作的铁门,一共有九道门,按顺序打开和关闭,确保里面保护的东西,不会泄漏出来。

走过九道玄铁铁门后,王母娘娘惊讶的发现,铁门后面,居然是一个巨大的实验室空间。

在实验室里忙碌的,有数百个仙人,全都是九天玄仙修为的,其中一半的仙人,身穿神祇联盟制式服装的,另一半仙人,则是穿着兜率宫的道袍。

“参加娘娘,千岁千千岁!”几个路过的仙人,见到了王母娘娘,赶紧行礼。

“你们忙吧!”王母娘娘对着这几个仙人微笑着说道。

在玉鼎真人的带领下,王母娘娘一边走,一边仔细观看这实验室。

“这是哪里?”王母娘娘对于这个实验室的来历,感到很好奇。

“只是天庭无数个秘密实验室里的一个而已。”玉鼎真人回答道,然后指着其中一条通道,对王母娘娘做了个手势:“娘娘,这边请!”

沿着通道,遇到的仙人,都恭敬的行礼:“参见娘娘,见过真人!”

一直走到通道尽头,又出现了一扇沉重的远古玄铁铁门,铁门旁边的标牌是:仓库重地!

“里面就是你想知道的答案。”

玉鼎真人微笑着说道,然后打出法诀,远古玄铁铁门发出轰隆隆的声响,向着两旁移动开来。

王母娘娘怀着好奇的心理,跟着玉鼎真人踏进了铁门后的仓库空间。

“嘶!”

王母娘娘被仓库里的那些库藏,震惊了:好多的黑暗能量,而且还是结晶体形态的黑暗能量。

“这是?”王母娘娘疑问道。

“这些都是无数岁月以来,从方玉界采集而来的,黑暗能量的结晶体。”玉鼎真人解释道。

“这么多?”

王母娘娘看着整个仓库空间里,整整齐齐码放好的黑暗能量结晶体。

玉鼎真人微笑着说道:“那么,你认为,这些年来,天庭里消耗掉的那些黑暗能量,是从哪里来的呢?”

王母娘娘随手拿起一小块的黑暗能量结晶体,用王母之气包裹着,然后输入神识,检查了一遍。

“好纯啊!”王母娘娘对这结晶体的纯度,感叹道……

“是的,这样的纯度,即使在黑暗国度,也是很少见的。不过,我们也无法大量采集。毕竟,我们这里是星河。”玉鼎真人解释道。

“这些,都是无数岁月积累下来的吗?”

“是的!”玉鼎真人笑着回答道,然后指着仓库里的玉石高台说道:“我们到那里谈吧。”

王母娘娘跟随玉鼎真人上了玉石高台,这高台,是控制这间仓库的控制台。187小说

玉鼎真人往高台中心的法阵里,插入一块玉简,又打出一道法诀,接着,高台上出现一道光幕。

看着光幕上的内容,王母娘娘才知道自己在的仙界,还有如此多的秘密。

“为什么这些事情,我都不知道?”王母娘娘好奇的问道。

玉鼎真人显然知道王母娘娘会这么问的,微笑着说道:“你们诸葛世家的天衍神算术,是按天道运行来运算的。如果有人屏蔽了一些天道,那就什么都算不出来了。”

“屏蔽?谁会屏蔽天道?”

“还能有谁?”玉鼎真人反问道。

“什么,是天尊大人?”王母娘娘很惊讶:只有太上老君才会屏蔽一部分的天道。

“当然咯,除了他老人家,谁还会这么做呢,呵呵呵。”

“他老人家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

“那你又是为什么不把方玉界的真相告诉给小鸢他们呢?”玉鼎真人再次反问道。

“怕大家知道真相,会恐慌。”

玉鼎真人点点头说道:“这就对了嘛,谁要是知道在天庭,有这么一个储存黑暗能量的大仓库,都会心里不安的。”

王母娘娘心里仔细想想,点点头,表示明白了。

不过,王母娘娘还是不放心,接着问道:“可我还是不明白,你在方玉界,关着那么一个大家伙,你们就不担心吗?那可是一个活着的大家伙啊!”

玉鼎真人却是一副毫无压力的样子:“首先,我要声明一下,那可不是我一个人关着的,是天尊帮忙才关着他的。”

“那有什么区别吗,那可是个活着的大家伙,而且还越来越强壮了!”王母娘娘大声的提醒道。

“我知道,要是那家伙死了,我们也取不到这么多纯正的黑暗能量呀!”玉鼎真人却表现得象是一个大财迷。

“你就一点也不担心,他会醒来吗?”王母娘娘气呼呼的说道。

玉鼎真人却是嬉皮笑脸的回答道:“为什么要担心,他迟早会醒来,而且好像就快醒过来了呢,嘻嘻嘻。”

“啊!”王母娘娘被玉鼎真人的这个回答,彻底给弄糊涂了:“他会醒过来,你还不担心?那可是一个……一个魔神啊!”

玉鼎真人却是揣着明白当糊涂:“嘻嘻嘻,正因为那是一个活着的魔神,我们才能从他身上取来这么多的黑暗能量结晶体嘛。”

王母娘娘被玉鼎真人的态度,彻底弄火了:“夜瑾!我跟你说正事呢,你别老实嘻嘻哈哈的,好不好,给我认真点!”

“呃,干嘛发火啊,我也是跟你谈正事呢。”

王母娘娘指着玉鼎真人的鼻子说道:“就你这嘻嘻哈哈的态度,你当这是一件小事吗?杨翦,你的徒弟,还有你那个玉鼎宫,可都还在方玉界呢,甚至还在那个魔神的身体上面,你……”

“好啦,好啦,你别生气了,我跟你慢慢说吧。”玉鼎真人收起嬉皮笑脸的表情,开始严肃起来。

“哼!”王母娘娘冷哼一声,把头发一甩,转身走到玉石高台的一张玉石凳子上,坐下来,准备听故事了。

“首先呢,我得跟你说一说,在远古,我们的祖先,第一次跟黑暗魔族接触之后,然后发生了冲突。为了战胜敌人,先祖们开始研究起了黑暗魔族,这一点,你能理解不?”

“这个,我能理解。”王母娘娘没好气的回答道。

玉鼎真人笑着说:“理解万岁,哈哈哈。后来,随着战争越来越多,魔族也一直在进步,所以我们就必须更深入的研究他们,于是慢慢就开始研究起了黑暗的本源,也就是那些黑暗力量的来源咯。”

“这个跟你关着那个大家伙有什么关系?”王母娘娘不客气的问道。

“啊,那家伙是自己送上门来的,可不是我们专门去抓他的哦,嘿嘿嘿。”

王母娘娘才不相信呢:“他自己送上门,有这么傻的家伙吗?”

“当年,方玉界刚刚诞生的时候,有一块来自世界之心的大玉石,飞了出来,被我遇到了,于是,我就顺着玉石上的信息,找到了方玉界。”玉鼎真人开始说故事了。

“然后呢?”

“然后,我发现那方玉界的世界之心上面,居然缩着一只昏迷的魔神咯。”

玉鼎真人的故事说完了。

“没了?”

“没了!”玉鼎真人双手一摊,郑重的说道。

王母娘娘气不打一处出来,伸手指着玉石高台上的一张凳子,直接卷起来,朝玉鼎真人扔了过来:“你骗谁呢,还当我是三岁小孩?”

玉鼎真人伸手一点那张朝自己飞来的石凳,石凳就轻轻落在了玉鼎真人脚边:

“呃……你三岁的时候,那只魔神就已经被我们关起来了啊。”

玉鼎真人依然嬉皮笑脸,一脸的不正经样子,王母娘娘被气得无话可说。

“我是问你,那只魔神是什么来历,你有没有调查过啊?”

王母娘娘一边说,一边又隔空卷起一张石凳,朝玉鼎真人砸去。

“哟,谁会闲着没事,去找那只魔神问清楚呢,是不是啊,嘻嘻嘻!”

玉鼎真人嬉笑着,再次接住了飞来的石凳,轻轻放在脚下。

王母娘娘准备再次拿起石凳来砸玉鼎真人,玉鼎真人赶紧跑过去,拦住了她,嘴里说着:“哎哟,小荫娃娃,别闹了,这些可都是兜率宫的财产啊,摔坏了可不好呢。”

“滚!你这混蛋,你今天要是不把这事情说清楚,我跟你没完!”王母娘娘彻底发火了。

玉鼎真人感觉到非常无辜:“我说的都是实话啊,我发现了方玉界的魔神,然后汇报给了师伯,他老人家出手,把魔神封印了起来。然后我只要呆在仙界,每隔几十年,就下界去采集一次黑暗结晶,这么简单的差事,我何必跟你说谎呢。”

王母娘娘正要说话,玉鼎真人赶紧又补充了一句:“对了,这么简单的差事,你可不要跟别人说哦,不然这件差事被人抢了,那你可就对不起我了。”

“你,你……”王母娘娘指着玉鼎真人,这次真的说不出话来了。

玉鼎真人总算严肃起来了:“好了,你要问的,我都明白,你不就是担心那家伙,会醒来么。”

“是啊,他要是醒过来,你准备怎么办?”

“怎么办?”玉鼎真人笑嘻嘻的说道:“最好呢,继续把他打残,重新昏睡过去,这样,我们还能多采一段日子的黑暗结晶嘛。”

“哼!真是财迷!”王母娘娘冷哼一声,用鄙视地语气说道:“要是他不再睡过去了,难道你能把他杀了?”

“咦!小荫,你还是蛮聪明的嘛,居然都知道要把他杀死?哈哈哈!”

玉鼎真人才严肃了几秒钟,马上又一副不正经的样子了。

“滚!混蛋,夜瑾你这个大混蛋!你要是再这么说,我就把这件事情,去告诉夫君!”王母娘娘威胁道。

“告诉他做什么?”

“告诉他这么简单的差事,换个别人来做,然后让你去前线,去星河外,最好去黑暗国度当间谍!”王母娘娘威胁道。

“呃……不会吧,小荫啊,我可没有对不起你的地方啊。你用不着对我这么狠吧。”玉鼎真人露出沮丧的脸色。

“哼,那个魔神,要不是被我无意中发现,还不知道你会搞出什么乱子呢?”

“什么乱子?”

“我预测到,方玉界将会因为黑暗能量大爆发,引起混乱,这算不算乱子呢?”王母娘娘用严肃的口气说道。

玉鼎真人双眼露出无辜的表情,回答道:“那家伙好歹也是魔神境界啊,爆发点黑暗能量,也正常嘛。不然,这么多年,我们上哪采集这么纯正的黑暗结晶啊。”

“可你居然只派一个法力分身,在方玉界镇守,你就这么放心?”王母娘娘责怪道。

“你怎么会认为那只是法力分身呢?”玉鼎真人微笑着说到。

王母娘娘听了这句话,心里一愣:是啊,那确定是法力分身吗?

玉鼎真人继续说道:“那你认为,哪个我才是本尊,哪个我才是法力分身呢,哈哈哈!”

听到玉鼎真人这么一说,王母娘娘彻底明白了:对于玉鼎真人这样境界的人,法力分身和本尊,好像没有什么区别啊。

“好吧,为了让你再放心一些,我就跟你再说个大秘密吧。”玉鼎真人神秘兮兮的说道。

“还有什么秘密,能有多大?”王母娘娘已经对玉鼎真人无可奈何了。

玉鼎真人沉默了一会,思考了一下,回答道:“玉鼎宫的护山大阵阵灵,曾经也是魔神,哈哈哈,这个秘密,算不算大秘密啊?”

王母娘娘的脸色,唰的一下就变青了,心里想着:这个混蛋夜瑾,搞什么啊,养着一只魔神,抽取黑暗结晶,又养了另一只魔神,来看守玉鼎宫。

“如今,魔神就这么不值钱了吗?”

王母娘娘听到这个消息,惊讶了半天后,嘴里才吐出了这么一句话。

玉鼎真人叹了一口气,回应道:“也不是魔神不值钱,只不过,那两位魔神,刚好是仇家,生死之仇的那种。哈哈哈,现在你明白了吗?”

“这……”王母娘娘彻底无语了,心想这么好的事情,居然被夜瑾这家伙遇到了。

“我只能简单跟你说说他们两个的关系,你要听吗?”

王母娘娘只是机械的点了一下头,算是想知道答案。

玉鼎真人果然说的很简单:“当年的福,也就是玉鼎宫阵灵的前身,被那个仇家偷袭了,然后两位魔神,一路打斗,从虚空来到了星河的边缘。福自爆,毁了肉身,重创了元神。这些话,都是福对我说的。”

玉鼎真人顿了顿,王母娘娘则是被他的故事吸引了:“然后呢?”

“然后那家伙,比福的运气好点,只是肉身被毁,元神逃窜的时候,撞击到了方玉界的世界之心,被那新生的世界之心困住了,之后就被我发现了。然后天尊大人造了一个牢笼困住了他,再把那块世界之心的碎片,镇压住他。”

王母娘娘听了这个故事,很好奇:“难道你们一开始就打算把他养起来了?”

玉鼎真人却是摇摇头:“不是的,后来我机缘巧合之下遇到了福,那时候,他的残魂,已经快要消散了,所以我就想着把他培养起来,做个器灵什么的。嘿嘿嘿!”

“然后,你把他带回玉鼎宫,结果他感应到了仇家的气息,所以给你出了个主意,让你抽取黑暗结晶?”王母娘娘把玉鼎真人的故事接了下去。

玉鼎真人用力拍了一下手掌:“哈哈,小荫娃娃,你果然聪明啊,哈哈哈!”

“你说,那个福有什么目的?”

“很简单啊,福跟那家伙,是同一个种族的,他们只是为了争夺信仰之力罢了。至于福,为什么教我抽取那仇家的黑暗结晶,目的当然是为自身恢复争取时间而已。”玉鼎真人解释道。

王母娘娘想明白了:这是魔族的内斗,却便宜了玉鼎真人。

“照你这么说,你的那个阵灵,也差不多要恢复好了?”王母娘娘关心的问道。

“差不多吧,其实如果福愿意的话,他早就可以恢复到天魔修为了。只不过,如今战争开始了,福也在等时机。”

王母娘娘觉得这玉鼎真人太不靠谱了,居然养了两位魔神,而且还是仇家的关系,他也不怕这两位魔神脱离自己的掌控吗?

玉鼎真人宽慰道:“好了,你也别担心了,方玉界的事情,都在我的掌控当中。就算我掌控不了,也在天尊大人的掌控之中嘛。”

王母娘娘也觉得没必要再问了,因为玉鼎真人连太上老君都搬出来了。

“罢了,我希望你记住你刚才说的话,哼!”

王母娘娘嘴角一扬,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,站起身,准备告辞了。

“恭送娘娘!”玉鼎真人客气的行礼道。

王母娘娘觉得今天这一趟,不算白来,也算是白来,因为没有得到让自己满意的答案,可却得到了其他方面的信息,唉!

玉鼎真人送走了王母娘娘,回到自己的房间,打坐下来,与在方玉界的法力分身联络了一下。

半天后,他才自言自语道,“二郎一到方玉界,许多事情都和以前预测的不一样了,看来我得做好准备了。那家伙经过了这么多年的沉睡,想来早就在暗地里谋划了许久了吧。不过剑灵玉玉的成长确实出乎意料哇,哈哈哈!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上一章|返回目录|下一章